Tags : DSE 兒童 司徒華獎 家長 教育 母女 父母 管教 紅斑狼瘡症 育兒 親子 關好鈞

關好鈞是第一屆香港中學文憑試考生,中六時確診系統性紅斑狼瘡,在病榻上繼續學業,曾三次挑戰文憑試,終於成功考進樹仁大學修讀輔導及心理學系。經常進出醫院,求學之路破折重重,好鈞憑藉過人毅力及意志,即將正式畢業並晉身輔導員行列,最近獲選為第九屆司徒華獎「好學生」,堪稱實至名歸。

二零一二年,自幼立志升讀大學的關好鈞正密鑼緊鼓為中學文憑試作出準備,雙腳突然出現紫色斑塊,身體各處也出現紅點,起初不以為意,直至後來開始發燒才正式求診。到了急症室,醫生只道是普通血管炎,塗塗藥膏便好,後來知道婆婆是紅斑狼瘡症患者,醫生遂提出要好鈞留院作詳細檢查。數天後,好鈞確診紅斑狼瘡症,自此掙扎於各種病徵包括高燒、低燒、紅疹、肺血管栓塞、腎炎及肝炎當中,亦曾感染不同病菌,其中一次腦抽筋,亦診斷出她同時患有罕見的腦神經病僵人症候群,影響全身的肌肉控制,亦會令器官無法如常運作。

好鈞經常進出醫院,跟病魔長期抗戰。

三次挑戰文憑試 終圓升學夢
堅決要升讀大學的好鈞,在與病魔糾纏的同時,考過三次中學文憑試。第一次中學文憑試之後出現紅斑狼瘡上腦的情況,令好鈞神智不清,唯有休學一年。當時,她的肺血管栓塞惡化,令一邊肺部下塌,要用氧氣機幫助呼吸。休息過後,好鈞在一間私立學校重讀,第二次中學文憑試後亦馬上病發。之後她決定再次重讀,卻遭不少學校勸退,最後選擇到夜校學習。

讀夜校非常需要自律,好鈞每天早上都會完成一份歷年試卷,再對答案並抄寫重點,吃完午餐後便前往自修室溫習。匆匆吃過晚飯,晚上六點四十五分至九點四十五分是上課時間。有時上課後跟老師繼續討論課堂上的疑問,差不多十至十一時才踏出校門,凌晨十二至一時才回到家,睡醒後又再重複同一日常,長期以來十分消耗體力。

好鈞在第三次中學文憑試期間患上腎炎入院,最後徵得院方同意,由考評局派監考員到醫院,在一間特別安排的房間內為好鈞監考,讓她在醫院完成考試。而這次考試的成績終讓好鈞得償所願,順利考進樹仁大學攻讀輔導及心理學系。

經歷百般困難,好鈞依然百折不撓,最終完成升讀大學的心願。

母親成最強支柱
好鈞花了大約六年時間考了三次中學文憑試,過程中曾遇到許多難題及阻滯,亦有不少人苦勸她養好身體後才追求知識,而好鈞卻明白自己一生須與病魔共存:「紅斑狼瘡是不治之症,難道我還能等它全好才繼續我的人生?我跟自己說:『你想入讀大學就一定要堅持,任何阻礙都不能成為放棄的理由!』即使患病,我仍能運用我的頭腦,亦有我想要實現的夢想,因此我會不斷提醒自己堅持下去。當中也有懷疑過付出的努力是否會換來理想的成果,尤其是準備第三次中學文憑試期間,是我最辛苦和最焦慮的時候,幸好有媽媽與我一起面對這些負面想法,跟我一起走過這些辛苦的日子。她是我背後一個很重要的人,經常鼓勵我:『今次成績未如理想不要緊,下次再努力!』要是我住院的話,媽媽每一天都會來探望我,風雨不改,就算間中真的有事來不了,她也會託朋友來探望我,送物資或送飯,讓我知道她時刻都想念我、關心我。有一段時間我非常壓抑,不想見人,也不想外出,媽媽也就每天陪我留在家中,有時一起聊天,有時只是坐在對方旁邊,就感受到力量。媽媽支持我重讀重考,雖然當時所有親戚朋友都不贊成,覺得會為我的身體造成負擔,但是媽媽最清楚自己的女兒想要甚麼。她知道我想考入大學,想繼續讀書,亦明白我有這個決心,所以她一直支持我,讓我一次又一次重讀及重考,令我入讀大學的夢想成真。」

修讀輔導及心理學系 助人助己
好鈞自小的心願是修讀護理,幫助病人,後來因為健康情況的限制,明白到自己不能擔當需要大量體力的護理工作,例如扶抱病人等,跟病友討論後,就決定入讀樹仁大學的輔導及心理學系。好鈞表示:「我喜歡與人交流,這個學系十分適合我!心理學相當有趣,可以深入瞭解人的各種需要和特性。輔導及心理學系培養助人者,訓練我們運用心理學知識,幫助求助者紓緩情緒,甚至解決一些深層次問題。我的經歷有助我理解別人的負面情緒,亦能更切身地瞭解他們的問題。」

好不容易入讀大學,好鈞的求學之路卻仍然波折重重,大學三年級開學不久,她再次因病入院。雖然一直很努力交功課和做匯報,但是缺課情況嚴重,學校遂要求她休學。好鈞初時採取逃避政策,裝作沒看見來自學校的電郵,後來由相熟教授把系主任的口喻帶到醫院,令好鈞一時激動得淚流披面。「想到不能與同學一起上課和一起畢業,又感觸自己已經如此努力,卻始終還是要延遲畢業!當然,最終我也明白到身體也是重要的,沒有健康的話,所有事情都做不了。結果延遲一年畢業,而我也把握這一年到不同學校演講,以及發展自己的創作產品,豐富自己的人生經驗和閱歷。」

好鈞還有幾個月就大學畢業,她決定向心理輔導方面發展,同時繼續她的嗜好——畫畫,通過她的漫畫作品——代表紅斑狼瘡的「狼先生」,讓更多人認識她的故事,從而獲取正能量。

大學畢業後,好鈞決定向心理輔導方面發展,並繼續透過她的漫畫作品——代表紅斑狼瘡的「狼先生」,向更多人傳遞正能量。

好鈞喜歡畫畫,住院時會就地取材,用紙筆繪畫醫護人員和自己的經歷,並於筆記本的每一頁記下日期,藉此記錄身邊的人與事,例如「護士請吃東西」、「醫生說過的話」等。隨後,她更把即將陪伴自己一生的病症——紅斑狼瘡症——幻化成漫畫角色「狼先生」,於專頁上發表,並印製成繪本,以及生產不同產品公開發售。好鈞表示:「我終身都不能擺脫這個病,只能夠與它同行。若純粹把它看成一種疾病,會過得很苦,我寧願把它看成一位戰友。」繪本中的「狼先生」一點也不可怕,更是十分可愛,讓不少病友與網友因而得到鼓勵。
~許芷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