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兒童 家長 審訊 教育 父母 管教 育兒 虐兒 親子 體罰

五歲女童被親父及繼母持續虐待致死,夫婦二人多次虐打及體罰女童及其兄長,以殘忍手法「懲罰」孩子,令人心寒。案件經過多番審訊後終於有結果,陪審團一致裁定首被告親父謀殺罪成,至於次被告繼母則以六比一裁定謀殺罪成,而第三被告繼外婆的四項殘暴對待兒童罪中,有兩項被裁定罪成,負責此案的女高級督察得知裁決後不禁感觸落淚。案件將於下周二判刑,由於親父和繼母在開審前已承認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判刑時將與謀殺罪一併處理。

五歲女童和八歲哥哥的親父於二零一六年與本案次被告拍拖,其後次被告帶同其親女兒搬入公屋單位同住,婚後成為了兩童的繼母。在公屋單位居住時兩童已曾遭親父及繼母體罰,當時同住的祖母和叔叔曾幫忙阻止。二零一七年,親父帶同兩兄妹搬到私樓,與繼母、繼母女兒及繼外婆同住。

搬到新居後,兩兄妹時常被親父及繼母體罰,包括以籐條和拖鞋虐打、掌摑、罰站、跪地,甚至綁起等。男童指,親父亦曾拳打及以剪刀戳他。同住的繼外婆不但未有阻止兩人施虐,更曾以籐條打兩童。除了遭受虐打,兩兄妹有時候也只可吃親父和繼母等人的剩飯,甚至曾要他們捱餓,數天不給予食物。冬天時,他們只能睡在客廳的睡袋中,沒有毛氈保暖。他們更被迫玩稱為「飛高高」和「扮超人」的遊戲。男童指,玩「飛高高」時,親父會捉住他們的腰,把他們拋高再接住;而「扮超人」則是親父和繼母捉着他們的四肢搖動的遊戲。

審訊中披露了親父和繼母的大量微信對話,包括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月和十一月的對話等,反映出兩人對孩子的態度十分惡劣,令人髮指。親父不但認同繼母體罰女童,更建議繼母多責打女童,指「我認為你要認真打佢一鑊,等佢驚吓你」,更叮囑「打到佢驚為止,唔好打幾下就停」,繼母回應指「我已經打得佢好甘,我再打,驚佢頂唔順」,親父竟叫她不用理會。有一次,繼母向親父表示女童沒有把毛巾扭乾,稱「搵膠紙黐住佢個嘴,今晚無飯食」,更稱「我就嚟殺咗佢」,親父冷血和議「殺啦,佢喺到試緊你底線」。其後,繼母曾再次表示「我真係好想殺咗佢哋」,更指要女童自己掌自己的嘴巴,如果停手便由哥哥掌嘴,可見虐兒行為持續不斷。

女童的幼稚園老師曾發現她和男童的身上有傷痕,並勸喻被告不要施行體罰,社工亦曾警告女童繼母,若再施以體罰或會報警。女童在校內所畫的畫作被控方呈上作為證物,當中包括兩張有關家庭的畫作,其中一張繪有聖誕樹,而另一張的內容疑似是血腥畫面,家庭暴力或已對女童造成心理創傷。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親父以家教為由,為女童申請退學,男童則有繼續上學。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親父和繼母發現女童在家中不省人事後報警,送院後證實不治。男童和繼母女兒均表示,女童曾於去世前一天被迫玩「飛高高」和「扮超人」遊戲,頭部更多次撞擊天花板,期間女童有哭泣及大叫「唔好」。女童及男童身上各有逾一百三十處受傷,警員坦言,調查時看到他們的傷勢照片後感到心痛,難以明白如何忍心不斷向女童動粗。女童的祖母、幼稚園班主任和兒科醫生在庭上作供時,提到女童的情況亦不禁哽咽,甚至落淚。醫生指女童的傷勢並非致命,但其體內具免疫功能的胸線已衰退如長者,倒退情況或因虐待所導致。女童的肺部、腹部及腦部等均有多處細菌感染,肩部與腳部亦出現潰爛情況,死因為敗血症。

案件引起廣大市民熱議,不少人同情兩兄妹的遭遇,形容事件慘無人道,並抨擊施虐者的惡行,指父母竟對孩子如此兇殘,實在是滅絕人性、不可原諒。亦有人認為學校、社工及其他親屬都有責任阻止這場悲劇發生,他們應向孩子伸出援手並及時報警。如大家也發現身邊有任何家庭暴力或虐兒行為,應立即向專業人士或報警求助,避免再次釀成慘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