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沙士

二零零三年,香港經歷了沙士的重創,當年在社區前線工作並曾感染沙士的我,心中雖然仍有飄忽的陰霾,但也跟從大多數的香港人,從經驗中蛻變成長,更潔身自愛,更關愛他人。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及醫管局傳染病中心在沙士過後相繼成立,有賴專業而無私的醫療團[…]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