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品格 成長 教育 演藝 藝術 話劇 音樂劇

對何力高第一個深刻印象,始於五年前的音樂劇《震動心弦》,當時主辦單位L Plus H的掌舵人是出名嚴格的「地獄教官」何靜瑩,她向我介紹這個舞台訓練 x 品格教育的項目時不只一次提到,她只會用最頂尖的團隊,而何力高當時正是該劇的藝術總監、監製及編劇。後來在記錄這套音樂劇製作過程的電影《爭氣》中看到何力高如何凝聚一群本來在旁人眼中不思進取或是天資有限的年青人,發掘他們的潛質,推動他們透過刻苦訓練,在台上發光發亮。他的角色,既是創作人及製作人,同時亦是教練、社工及訓導主任。他對藝術很有要求,面對一班未曾受過音樂訓練的年青人卻一往無前,對他們的能力充滿信心,與此同時,又必須想盡辦法叫他們擺脫一直以來散漫的學習態度。很多時,他很勞氣,更多時,是軟硬兼施——傾下心事,講下道理,真要罵時亦罵得兇,罰得重,學生真心知錯又會給予機會讓他「返轉頭」。當時我想,這團火這種氣場這種對年青人的說服力,這個人不做老師真是暴殄天物啊!沒想到活躍於劇場的何力高,已回到他的母校香港培正中學任教,並獲任命於未來的九月新學年接任校長一職,帶領學校昂然步進新紀元。

音樂劇的神奇教育

現任香港培正中學副校長的何力高,中學時代已愛上話劇,喜歡演戲,更愛上那團隊氣氛。排練一套劇至少要個多兩個月,天天與同學一起,很有家庭的感覺。畢業後他做過傳媒及教師工作,卻從來沒有放棄過舞台,做過演員、編劇及監製各個崗位,雖然對演出及創作仍是充滿熱情,但親手製作一套劇讓學生演出,亦讓他感到無限滿足。

何力高常常提到,他是透過舞台劇去進行品格教育,到底他是如何做到的?他形容開始時是一直摸索,漸漸累積起經驗:「我十多年前開始在學校做音樂劇,第一套音樂劇的過程其實是失敗及不愉快的。因為做藝術的人,對人對己皆很嚴格,不明白人家為何做不到我的要求,開始時很不開心,漸漸我發現,這其實也是我的學習過程,當中有覺悟,有懺悔,我會向學生道歉。那時的心態是要做好那齣戲,要每個演員皆亮麗精采,受人稱頌,但我會形容其實當時自己是『心術不正』,眼中只有戲而看不到人。然而完成那個劇之後,我發現不論是自己還是學生,都會很懷緬那些點點滴滴,有些學生會說那是他們一生人最快樂的日子,有一些本來有行為問題的學生也出現改變,我開始發現可以透過藝術這件工具去幫助學生成長。」

為甚麼音樂劇會有這種神奇力量?「音樂劇的藝術要求比話劇更高。音樂有魔力,很動情,比一般話劇更容易觸動觀眾,亦觸動到演員本身。同時,音樂劇比話劇能容納更多演員同時演出,就算是三十多位演員同台,亦各有戲份,各有相當大的投入。再者,年輕人本身就是喜歡唱歌跳舞,三十多人同時排舞練歌,氣氛高漲,有助培養團隊精神。」

何力高堅信音樂劇能夠為青少年帶來成長,甚至品格上的提升。

《奮青樂與路》的神奇經驗

我們看見的都是正面例子,是否每個經過音樂劇的洗禮的學生都錄得好效果?何力高道出其中訣竅:「對於這個問題,我是深具信心。首先同學們參加這些活動是百分百自願的,我最反對強迫學生參加。既然是自願,而大家又知道當中過程會比其他活動付出更多,他們能夠付出這麼多時間在一個很講求自律的地方,而又願意留到最後,可以肯定這個活動對年青人有正面的影響。」

《震動心弦》後,何力高再次監製本地原創音樂劇《奮青樂與路》,由香港培正中學、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協和)、香海正覺蓮社佛教正覺中學及心光盲人院暨學校共八十多名學生合演,並於由香港戲劇協會及香港電台主辦的第二十七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典禮中勇奪最佳製作、最佳導演(喜劇/鬧劇)、最佳音響設計、最佳原創曲詞及最佳配樂五個獎項,成績斐然。四間學校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培正是傳統名校,地利亞較多南亞裔學生入讀,正覺是基層的屋邨佛教學校,而心光則服務視障學生,何力高表示:「四間學校的學生來自不同背景,卻很共融,其實香港社會就是這樣,沒有理由永遠是同組別(在香港稱為『Banding』)的學校自成一派,香港社會應是甚麼人——本地土生土長的、不同種族的、新移民等都能走在一起,所以今次的感覺很神奇,很過癮,很共融。」

第一組別學校的學生可能自小已有音樂底子,相對第三組別學校的學生本身可能欠缺優質的音樂技巧,如何可以讓他們順利一起到台上演出?何力高說:「當中要經過半年時間的訓練。我一向的信念是:所謂的『組別』只是香港政府教育局用學生的試卷成績去標籤,那不過是他們整個人的其中一面能力,不代表他們不是唱歌跳舞的天才。我就是要除去這些標籤,告訴大家無論他們來自哪個組別的學校,只要有點資質,經過嚴格訓練,他們也一定可以上到台。《奮青樂與路》取得五個獎項正正證明了我這個想法!我們的男主角是新移民,起初廣東話也說得不純正,他以往的暑假都是去廚房打工炒餸賺外快,本身就已經是可以是一齣電影的故事了!我覺得就是要相信孩子們有其各自不同的才華,而不是只以成績去量度。」

何力高以亦師亦友的態度訓練學生,深得學生信任。

Click中年青人

何力高指出,年青人其實喜歡被人要求:「最重要是你點(Click)中他喜歡的事物,以及讓他看見一個遠大的目標。如果我跟他們說:『我們準備暑假在學校的小禮堂演三場,免費派飛的。』他們的雄心壯志便可能會減弱。但假使我說:『我要和你們到大劇院演出,會賣正價票,你們要對得住觀眾。』他們便會知道事情是很嚴肅很認真,並很期待成事,然後你得給他們很嚴格的訓練,不要當他們低能。我們試過排舞時,學生們不認真排得不好,那位專業的排舞老師說:『我們正在排練的舞是成年人排的,如果你們不用心去跳,我就當你們是幼稚園學生般排,編一些很低能的舞,你們想這樣嗎?』你要讓他們覺得在做的事很值得他們去奮鬥。」

令我忘不了的,是在《爭氣》中何力高跟邊緣少年阿博那些充滿火藥味的場口——阿博犯了大規,何力高恨鐵不成鋼,差不多將他趕出劇團,當大家都以為性子硬的阿博會憤然拂袖而去時,他卻浪子回頭,更低聲下氣衷心認錯,換取重回劇團表演的機會。到底是甚麼讓年青人對這位師傅的疾言厲色心悅誠服呢?

「孩子做錯,我會責備。但責備最首要是要有原則,要公平,要讓他明白。我會先清楚說明班規家規,如不要遲到,若他明知故犯,罵他,他也會服氣。第二是在你責罵的背後,他是否能感受到你的愛。我做音樂劇時非常嚴厲,可以說得上是兇,而他們都能接受的話,是因為他們知道我也和他們一起在打仗,我叫他們九點回來而我自己八點半已到,我叫他們不准飲食而我自己也遵守,我叫他們排練後要收拾而我也一起收拾。老師是學生的榜樣,學生見到你也在做着你要求他們做的事,自然會服氣。當然,罵完之後也有需要安慰——其實更是梳理情緒,以及修好關係。我會在之後找他傾談:『知否我昨天為甚麼罵你?』最後也要表明:『我是因為疼惜你才會罵你。若我不罵你,那是因為覺得你沒希望了,已不想再跟你說話。』」

你一定會是Somebody

問到當今年青人最大的問題是甚麼時,何力高表示:「部分年青人太看重成績,以為成績等於一切。這幾年有許多孩子精神健康出現問題,是因為過分把成績等同自己的價值。另一批年青人則太散漫,可能是家人照顧得太好,變得做人沒有動力,不敢冒險。這和父母的教育方法有很大關係。」

何力高即將履新成為香港培正中學校長,他會如何帶領這間學校?「最近我與同事們開會,大家都一致認為很想學生繼續在學業上有卓越表現,這是針對那些很想在學業上有卓越表現的學生。對於那些不太喜歡讀書的學生,我希望幫助他們找出人生目標與方向,所以我們會多做一點生涯規劃的活動,多點體驗式學習。與此同時,我們會着力推動品格教育,包括『正向教育』中的二十四種品格素質,當一個人裏面存在着這些正能量,就甚麼都不用怕,即使把他送去新疆,也一樣可以生存。」

何力高對年青人有甚麼祝福或寄語?「有位已過世的楊牧谷牧師,他著有一本名為《你欠生命一份神蹟》的書,這句話對我很重要。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神蹟,問題是你有否去啟動這個神蹟。你是甘於平淡、甘於浪費自己的時間,還是全心去找尋自己的路向?若你找到,你啟動了這神蹟,全心全意去做,你一定會是Something,不會是Nobody,一定會是Somebody。」

 

《奮青樂與路》載譽重演

《奮青樂與路》將於九月七至九日於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載譽重演,所有門票收入不扣除成本,全數撥捐生命熱線及心光盲人院暨學校,如大家有興趣的話,請於城市售票網或 www.urbtix.hk 購票。

 

(文:許芷茵)